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资讯 >

病人两次变卦 医生劝病人手术挽回一命

发布时间:[2018-08-30 17:37 ]  查看次数:


8月26日,仙桃60岁患者夏全(化名)经过详细检查,确认术后康复良好可以出院。夏全感叹,儿子在最后关头选择了信任同济医院医生的建议,自己才捡回一条命。

点击进入下一页

患者康复后感谢医生(中为程才)

  夏全得的是主动脉瓣狭窄并关闭不全、二尖瓣关闭不全,升主动脉增宽,送到同济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时已经奄奄一息。

  夏全不知道的是,为了换来他儿子的信任,主刀医生、科副主任医师程才副教授却经历过一场沉重的挣扎。

  半个月前,眼见夏全和儿子决定放弃手术治疗,夏全内心发生激烈的冲突:手术治疗很大可能救回患者一命,否则只能等死;但手术风险也会一定程度存在——这意味着,如果主刀医生劝病人手术,同样会存在风险。

  程才在挣扎中坚定自己:我是医生,我不能视而不救!经过倾心苦劝,程才做通了夏全和儿子的思想工作,

  治还是不治?家属两次变卦

  夏全的病史很长,除了心脏问题,还有血吸虫肝、肺部感染,按道理早该接受治疗了,但家里穷,一直没治。

  看到夏全被病痛折磨得实在撑不下去了,大儿子拿出了全部存款10万元给父亲治病,但夏全怕拖累子女,一直犹犹豫豫,在当地医院辗转了两个月,病没见好,当地医生建议他尽快到同济就诊。

  7月30日,夏全和儿子抱着一线希望来到同济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门诊找到程才就医。“病人当时连路都走不了。”程才回忆,夏全来的时候情况非常糟糕。

  经过一周用药处理,夏全症状有所好转,达到手术标准。程才告诉病人和家属,病拖得太久了,尽快做手术才有一线生机。夏全和儿子当时表示同意,准备8月6日做手术。

  但是,8月5日,术前谈话后,夏全和儿子决定放弃。“万一手术后病好不了,人财两空怎么办?”夏全说。

  “这个手术技术很成熟,只要手术成功,术后护理得当,康复的希望很大。”程才再一次重申了手术的重要性。

  “我们再考虑考虑吧。”父子俩还是有些迟疑。

  经过一晚考虑,8月6日,夏全儿子告诉程才,手术还是要做。

  程才马上安排手术时间,定在8月9日。但是,8月8日晚上,父子俩再次决定放弃手术。

  得知夏全父子俩的决定,程才非常惋惜。“我能感觉到病人的求生欲非常强。”

  “家属犹豫不决时,医生的术前谈话非常重要。”程才说,如果医生的态度很积极,倾向于做手术,往往能左右家属的决定。

  但是,劝病人手术是件很危险的事。“因为手术风险莫测,万一结果不好,医生背负很多压力。”

  就连程才带的研究生都不建议他劝家属签字手术。“算了吧程老师,你忘了上个月你劝一个类似病人手术的事了吗?”

  今年7月,一个和夏全家境、病情都类似的病人,家属意见不统一准备放弃。但程才觉得太可惜了,积极劝病人的3个儿子签字做手术。最终,大儿子拍板签了字。手术很顺利,但术后几天,患者因为肺部感染过世了。这下可捅了马蜂窝,死者家属把程才堵在病房:“都是你害死我爸,我们都说不做手术的。赔钱!”“术后并发症是始料不及的事。医疗上我并没有过错。”被围追堵截的程才很狼狈,也很难过,他暗下决心,以后如果病人家属决定放弃,他再也不会阻拦了。

  可当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程才最终还是决定力劝夏全做手术:“明知道手术成功希望很大,病人有活下去的希望,如果因为害怕担责就放任不管,我做不到。”

  8月8日晚上,程才找到夏全儿子,和第一次谈话略微不同,这次程才态度更加积极,讲明风险的同时,再次传递了一个关键信息:这是一个很成熟的手术,医生会全力以赴,术后只要他们配合治疗,夏全就能活下去。

  夏全儿子被感动了,他告诉程才,“我实在没有能力为爸爸筹到更多的钱了,而爸爸更担心人财两空。”

  “我来帮你们。”程才提出帮他们发起轻松筹,应该能解决部分费用问题。

  夏全儿子终于签字同意手术。

  有惊无险,儿子感谢医生的坚持

  8月9日,带着对程才的信任,夏全儿子送父亲进了手术室。

  夏全的手术并不是没有风险。这个手术有1%术后并发症导致死亡的风险,而夏全因为拖得太久,术后并发症的风险是5%。这意味着手术风险比一般患者高5倍。

  果然,打开夏全胸腔时,程才心里凉了一截:由于主瓣关闭不全和心衰,夏全整个心脏都是肿的,几乎不跳,完全是在蠕动。但他没有退路了:“是我劝病人家属签字,如果不解除心脏病变肯定下不了手术台,家属接受不了的。”

  程才硬着头皮,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手术。“术中超滤脱水3000毫升,可想而知病人的心脏负担有多重。”

  心脏复跳的一瞬间,整个手术室的同事都很开心。

  手术成功只是闯过第一关。直到8月26日夏全出院,程才的一颗心都是紧绷的,生怕病人出现术后并发症。

  这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术后第二天,夏全还没脱离危险,他的小儿子找到程才问父亲什么时候能出院。“我当时有点生气。”程才说,父亲这么重的病,术前谈话时不来,刚做完手术就来问结果。

  其实小儿子是来道谢的。小儿子在南方某部服役,刚赶回来。他跟程才说:“程医生,谢谢你做的手术,特别是替我们下的这个决定,不然下次探亲回来就是给父亲办后事了……”

  对话

  手术成功的当天,程才便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发了朋友圈,引起了众多医生和患者的共鸣。有意思的是,患者全部一边倒为程才点赞,医生的态度则显得有些“矛盾”:既为程才的担当叫好,又为程才的勇气担心,万一手术结果不好呢?

  家属决定放弃,医生到底劝不劝?昨天,记者就此与程才进行了一番对话。

  记者:现在的医患环境,我能理解医生明哲保身。您这样冒着风险劝病人手术,考虑过手术失败的后果吗?

  程才:医生也是人,跟大家一样要养家糊口。救了100个人,即使只有一个人纠缠不放,职业生涯也可能毁于一旦。我有时候也很矛盾,也会想家属都放弃了,我还这样到底值不值。但是想想躺在床上的病人,明知道他有活下去的希望,如果自己不作为,对他也是不公平的,大概这就是“不忘初心”吧。

  记者:我们总在用“道德”要求医生,这对医生来说其实并不公平。

  程才:把理想社会的宏愿强加在一个职业群体身上,这个群体会不堪重负。要求医生为患者考虑的同时,患者也应该站在医生的角度为医生考虑,互相体谅。

  记者:过去我们一直强调患者信任医生,其实医生信任患者也非常重要,甚至更重要。

  程才:的确如此。医生如果不信任患者,治病救人时还要提防纠纷问题,很难做到全身心投入抢救。安全感,是相互的。

  记者:患者最喜欢说“医生,我爸/我妈/我的命就交给你了”,这对医生来说压力是不是特别大?

  程才:我最怕病人和家属说这句话。我们能保证的是,我们会竭尽全力救治。现代医学再发达,也没有到“决生死”的地步,医生只能尽一切努力去拯救生命,减缓痛苦。




-->